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唐朝请郎 > 第230章 有女窦氏

第230章 有女窦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军扶着颜真卿进了虎堂侧室,着人去煮茶。
  
  “可有拷打?”
  
  “并未,只是恐吓讥谗罢了,小郎君不必担心。”
  
  “可有应时饷饭?”
  
  “尚能饱腹,只是贫淡了些。方才进城,某见城头悬尸无数……”
  
  “某令人将李逆麾下列将以上尽数悬于门头,以此警予天下。此等叛徒不配苟活。”
  
  “小郎君杀气好重。”
  
  “非也,某只杀不仁不忠之辈,遵循巨唐律法在先,请鲁公安心。”
  
  颜真卿捋了捋白须,顿了一下摇了摇头:“老朽也曾征伐,所言不是怪罪小郎君,只是惟恐诸镇听闻后慌乱,引起乱相。”
  
  张军笑了笑:“鲁公以为,如今天下不乱么?河东河北,河南山南诸道十室九空,淮南泛水,诸州旱蝗不断,公以为是天灾还是人祸?”
  
  这几年连年征战,民不聊生,北方人丁逃溃田地荒芜,偏偏天灾又不断,旱的旱涝的涝,又闹起了蝗虫,雪上加霜。
  
  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打仗打的没钱了,李适就让卢杞去搞钱,卢杞坑人搞点脏手挺擅长,但是理财一窍不通,就让赵赞去弄。
  
  赵赞虽然理财有几十子,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没有时间让他慢慢调整,皇帝和靠山卢杞逼的又紧,就弄出来一个间架除陌之法。
  
  间架,就是按照房梁收费,你家住几间屋子就交多少钱,除陌,就是交易税,涨税,而且以物易物都要收。
  
  说句良心话,这个间架除陌其实针对的是王官贵爵富户商贾,也确实给德宗拢了不少钱回来,所谓民声怨腾真和老百姓没什么关系,也解决了朝庭的财政困难。
  
  司马光写资治通鉴怒骂德宗,其实骂的一点根据都没有,完全就是站着说话腰不疼。
  
  事实上不管是司马迁还是司马光,写的东西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很多东西都不是考实,私货特别多。(捂脸)
  
  ……
  
  “老朽未知小郎君胸怀,只是忧心经此一来,天下诸镇惶恐,怕是物及必反,不肯归附,若如此怕是又起纠纷。”
  
  “鲁公多虑了。”牙兵奉了茶汤上来,张军伸手请颜真卿用茶:“自安史以来二十九载,战乱可有息止?
  
  自玄宗以降,与诸节镇虚以委蛇之事还少么?远则不说,当今罪己诏还盘旋于耳,天下可有平静?数度大敕可曾有人感激而涕零?
  
  鲁公千里单骑请命赴危,希烈可曾有丝丝悔意?
  
  某就是要告诫此等叛逆,叛国者惟死路一条,某也不怕他不肯归附,某只怕他归附太急私心难收。
  
  以战去战,虽战可也,以杀去杀,虽杀可也。某怀道人心肠,但行霹雳手段。”
  
  “小郎君好气魄,老朽老矣,且坐看风云。”颜真卿抱手虚拱了拱,想起了自己当年的喋血往事,不仅有些感叹。
  
  老头可不仅仅是什么书法家大文人,当年那也是杀人无数光复河北的义军首领,独闯敌营这事儿干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整个大唐朝,文人只有少数那么几个,像李白,杜甫,杜牧,孟浩然等没上过战场的,大部分都是一手钢刀一手酒,杀人吟诗笑谈中。
  
  “报。郎君。”因为有贵客,武怀表也端起了样子,在门外传报。
  
  “何事?”
  
  “李贼属众中有人乞见,言为胁迫不得不从,想面见郎君当面禀诉。”
  
  “嗯?女众?”
  
  “是,为李贼妾室,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