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八百七十四章 老乡遇老乡?

第八百七十四章 老乡遇老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吏部林尚书?我好像见过没几次吧?就这么一位绝对称得上大佬的家伙,是最近这些事情的幕后黑手?
  
  当听到这个相对陌生的官职和人名,虽然明知道这是堂堂天官,六部尚书中实质上的第一人,张寿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在他那少之又少的印象中,林尚书可不是孔大学士那种出挑的人,一点都不引人注目,常常低调地笑眯眯站在一旁,似乎很和善。
  
  别说张寿有些不可思议,就连这一天从女学回来,身后还有一个亦步亦趋跟屁虫的朱莹,在见到张寿之后,竟也忍不住嚷嚷道:“简直见鬼了,林尚书是那些个老头儿里头见了我唯一一个会笑的,怎么会是他?更何况要查到他身上还早着呢,说不定他就是单纯病死了呢?”
  
  张寿忍不住先瞥了一眼朱莹背后那个一团稚气的小女孩,这才呵呵一笑道:“这种事情就只有天知道了,当然也可能是别人借着林尚书的暴病而亡,把脏水全都泼在他身上,谁让他病死的不是时候?但总而言之,这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没等朱莹继续这个话题,他就指了指那个小女孩问道:“话说你这是从哪里拐带回来的小丫头?当着她的面说这些事,不要紧吗?”
  
  朱莹却没当一回事,转过头招手示意人过来,见人乖乖地小步来到她身边,她这才没好气地说:“这丫头叫尹玉儿,虽说父亲还算有些地位,但已经死了,所以她说家里还是挺穷的。这次因为高丽贡女,他们的大王给一笔丰厚的犒赏,所以她家里就把她送了来。”
  
  说到这里,朱莹拍了拍人那白皙光润的面颊,见刚刚还在偷瞧张寿的小丫头赶紧深深低下了头,她这才叹了口气道:“也多亏了这个话痨小丫头,我才知道那些高丽贡来的所谓贵族小姐,有目不识丁的,有识字却不会写的,反正,知书达理就是一句空话!”
  
  张寿早就听朱莹说过这个,此时便笑道:“这也正常,就和这年头朝中官宦以及地方缙绅之中,也偶尔会有女眷不识字一样。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你把她带回来干什么?”
  
  “这丫头太小了,却还比她那些同伴多认识一些字,结果,别人大概是气她揭破了她们的根底,所以除却那年纪最大的倒是还护着她一点,另一个之前捂过她嘴的丫头则是作壁上观,另外三个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把人欺负哭了好几次。”
  
  虽然这才是朱莹印象中,小时候见过各家千金小姐往来时常常发生的事,可这次就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女学,她还是觉得有些恼火。
  
  她固然已经严厉申饬过,甚至撂下了再有此事全都滚蛋的警告,可还是因为一时心软,再加上对这小丫头的第一印象,最终就把人给拎了回来。
  
  “正好梁公公不是在教那个吴大维吗?我就想着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吴大维虽说聪明伶俐,但学汉字不见得会比这小丫头快。说起来,高丽虽说有自己的语言,但自己的文字也就是这几十年才有的,从前一直都是写汉字。否则,说不定这丫头还能学会写汉字。”
  
  张寿只知道在历史上高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中贵族和官员都是写汉字,讲韩语,但具体时间节点却不太了然,当然他也没打算去深究。只不过,当听到朱莹强调,两个年纪相仿的人一块学,而且还是男女不同,彼此也能有个竞争,他还是险些笑疯了。
  
  这简直是神思路啊!
  
  让一个朝鲜小丫头和一个佛罗伦萨少年一块去学汉字,这真的是突破天际的脑洞。因此,之前还觉得家里多这么一个外人多有不便,此时他一点反对都没了,直接爽快答应了下来。
  
  当他和朱莹把尹玉儿带到了梁九城和吴大维那个小院时,就听到里头传来了金发少年的惨叫声,那音调绝对堪称是声声断肠,而就那传来的话语看,很显然是……活该。
  
  “老师我不敢了啊,我真不敢了!哎哟,您饶了我这一回,我真的不是故意偷懒少抄书,我就是想着两支毛笔并排写字,和两支鹅毛笔的效果肯定也是一样的!我真的没想到您会看见,哎哟……下次就是您不看见的时候,我也不敢偷懒了!”
  
  两支笔一同抄书这种事,张寿少年的时候被老师罚抄几遍那会儿,也同样干过,此时乍一听见,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和熟悉感,当然更多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水笔圆珠笔这种东西,那当然很适合绑一块抄,尤其是抄字母排列的文章,只要腕力足够,其实不怎么吃力,可是,毛笔……你小子想过那四处墨团团的后果吗?
  
  屋子里的吴大维却不知道这黄昏时分,突然会有这么几个人过来他这边的小院,因此当然不会顾得上丢脸不丢脸的问题。他还算乖巧伶俐,再加上接受能力又强,因此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竹笋烤肉的滋味。
  
  当然他更没有料到的是,看似年纪一大把的梁九城,竟然能够像老鹰捉小鸡那样,轻轻松松就把他提溜到了一张春凳上,然后把他的所有挣扎和反抗全都压制住了,将他手脚绑得严严实实,继而就小竹板子狠狠敲了下来。
  
  哪怕从前在船上也不是没挨过,但隔了这么久再次挨打,他还是觉得痛彻心扉。
  
  因此,嗓子嘶哑的他又是哭喊又是告饶,万般方法用尽,最后却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二十下,只觉得自己日后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等到绑住手脚的绳子终于被解开,他甚至顾不得那使劲挣扎而留下的勒痕,因为他整个人都快疼到虚脱了。
  
  直到他被梁九城再次拎了起来,这才听到了一句话:“二位怎么有功夫到这来?难不成是我教训这小子动静太大了?”
  
  吴大维几乎是本能地扭头,等看到张寿和朱莹都在,旁边还有个怯生生的小丫头,此时几乎大半个人都躲在朱莹身后,他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像他这个年纪的少年,那当然是最要面子的,一想到刚刚挨打的惨样以及那绝对不堪回首的痛呼全都被人看去听去了,他就恨不得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可问题是被梁九城拎着领子,此时他又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使劲耷拉着脑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