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匕见

第八百七十六章 匕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云观?你是说,岳父派人捎口信来,约我去城外白云观,还说有要事相商?”对于这么一个熟悉但又陌生的地名,公学中的张寿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熟悉是因为白云观在后世也算是个挺有名的道家之地,当然这个名是好恶都有。而陌生是因为他到了京城之后还没到那地方去过,毕竟他闲着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当然最重要的不是熟悉又或者陌生,而是……
  
  赵国公府一大堆人,太夫人和九娘素来坚定站在他这一边,朱二也早就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而如今进门的朱莹那两位嫂子,也都对他相当亲切,和他最不对付的,也就是朱泾和朱廷芳父子了。朱泾一般不会特别指名要见他,而且见他可以在赵国公府,去什么白云观?
  
  见张寿明显在踌躇,好像在质疑这件事是否有名堂,得到外间门房通报,于是亲自进来送口信的阿六就主动问道:“少爷,要不要我先去一趟赵国公府问问?”
  
  要是平时,岳父约见,张寿怎也不至于推辞,可现在情况不同,他总觉得最近这些事情来势汹汹,却别有一番诡异。思来想去,他最终就点了点头。而少年去得快回来得也挺快,当张寿在九章堂上完又一堂课之后,阿六就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赵国公不在家里,大少奶奶告诉我,他派人送了口信回家,这两天有要事处理,暂时不回来。”说这话的时候,阿六脸上也有些狐疑,“我又去兵部衙门问过,说是今天上午早朝之后,赵国公先进了宫,后来就去林尚书府上吊唁,然后就出城去了,只捎了个告假的信。”
  
  “然后我又去了一趟林府,因为吊唁的人不少,我就悄悄潜了进去,听到人议论赵国公来过,才有那么多人跟着来,全都是趋炎附势之辈。还有人说,赵国公今天坐车而不是骑马来的,带的随从很多。”
  
  一口气说到这里,阿六见张寿翘起大拇指,似乎在夸奖自己的缜密,他却并没有因此高兴起来,反而更肃然了一些:“然后我去打听了赵国公一行人的行踪,有人看到他们一行人确实出城了。但是,赵国公在林府门前上车之后,在那条街上停留了一会儿才走的。”
  
  张寿对朱泾虽说谈不上十分熟悉,但就阿六所言的这些,他却已经觉得,这明显迥异于朱泾那往日的作风。上马车却不走……岂不是因为那马车上还有别人?
  
  所以,当他听到阿六说,人又特地进宫一趟,确证朱泾今日是从清宁宫出来方才去了林府吊唁,而后又去了赵国公府二度求证,打探到朱泾今日出门只带了八个随从,而区区八个人明显摆不出林府下人所言,那护卫前呼后拥的架势,他沉吟片刻,最终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你跟我去一趟女学见莹莹,事有蹊跷,我要和她商量一下。”
  
  因为女学中从上到下用的都是女子,张寿虽说来接过朱莹几回,但从来都是在大门口。此时他带着阿六匆匆赶到,让人通报一声后就在门前等,没想到不多时,却正好迎面遇上永平公主出来。
  
  他和这位金枝玉叶也算是很早就相识了,但个性不合,所以也没有太多交集,此时不过侧身一让,拱手行礼而已。可永平公主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就和对普通官员一样微微颔首答礼,而是在他身边停留了下来:“张学士是来接朱监学的?”
  
  虽说朱莹常常戏称自己是女学的督学御史,但实际上,皇帝当初让人刻了两方印,永平公主才是督学山长,朱莹则是监学巡查,可这名头张寿压根没有刻意去记,所以永平公主这么正儿八经地用朱监学三个字来指代朱莹,他不由得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
  
  而紧跟着,张寿就没有在乎这样一个称呼,而是沉声问道:“怎么,莹莹也不在?”
  
  永平公主见张寿这短短一句话里,竟流露出几分焦躁的情绪,她不禁有些纳闷,随即就开口说道:“宫中太后娘娘派人来传见莹莹,因为人来得突然,又是在侧门接走的他,所以这正门的门房不知道,这才通报进去,我正好回宫,就告诉张学士你一声。”
  
  “又是太后?”下意识地迸出这四个字,张寿也顾不得永平公主此时那微妙的表情,立时转身对阿六说道,“走,我们先去南城兵马司!”
  
  意识到张寿这竟然是打算去见朱廷芳,永平公主一下子醒悟了过来,这恐怕有事情发生。她本想开口询问,可眼见张寿带着阿六走得飞快,她再转念一想,最终决定与其追上去讨没趣,还不如立刻回宫,去清宁宫太后那儿打探一下事情原委。
  
  一个也字,一个又字,莫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然而,张寿却根本没有寄希望于永平公主那边有什么样的收获。尤其是当他来到南城兵马司,最终却得知,朱廷芳在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前因事外出时,之前就已经隐隐怀疑的他终于彻底确定,自己这一趟白云观之行大概非去不可。
  
  因为之前阿六捎来的白云观约见口信并未定下时间,因此他并没有立刻就出外城,而是先带着阿六赶回了张园一趟,取了一个匣子之后,主仆两人这才马不停蹄地出了西便门,往西直奔白云观。
  
  之前张寿带阿六去女学时就已经黄昏,此时到了白云观,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在张园匆匆塞了两块点心垫饥,又灌了一通水,此时张寿腹中并不饥饿,但心头那股怒火却相当炽烈。
  
  此时的白云观静悄悄,高大的门楼巍峨矗立,仿佛犹如一座寻常的方外道观,可听到身后阿六提醒的声音,他却知道那只不过是个假象。因为耳力和目力一样敏锐的阿六正轻声告诉他,什么地方隐藏着人,什么地方有人窥伺,就如同他的另一双眼睛和耳朵。
  
  虽说这地方就犹如龙潭虎穴一般,正等着人去自投罗网,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大步走过门楼入内。随着一个年轻的知客道人犹如鬼魅一般现身,态度非常恭敬地深深行了一礼,他就沉声问道:“我家岳父呢?”
  
  张寿没有问朱莹和朱廷芳是否也在这里,而那知客道人显然也没有问一答二的意思,人甚至一言不发,只是再次弯腰行礼,继而就转身在前头带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