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赘婿 > 第一〇二四章 时代大潮 浩浩汤汤 三

第一〇二四章 时代大潮 浩浩汤汤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过了丑时,夜色正暗到最深的程度,文翰苑附近火焰的气息被按了下来,但一队队的灯笼、火把仍旧聚集于此,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这附近的气氛变得肃杀。
  
  宫中禁卫已经沿着院墙布下了严密的防线,成舟海与副手从马车上下来,与先一步抵达了这边的铁天鹰进行了接洽。
  
  “……既然火扑得差不多了,着所有衙门的人手立刻原地待命,没有命令谁都不许动……你的禁军看住内圈,我派人看住周围,有形迹可疑、胡乱打探的,咱们都记下来,过了今日,再一家家的上门拜访……”
  
  “……陛下待会要过来。”
  
  “……好。”成舟海点点头,“伤亡怎么样?”
  
  铁天鹰看看他身边的副手:“很惨重。”
  
  “好。”成舟海再点头,随后跟副手摆了摆手,“去吧,看好外面,有什么消息再过来报告。”
  
  “是。”副手领命离开了。
  
  过不多久,有禁卫跟随的车队自北面而来,入了文翰苑外的侧门,腰悬长剑的君武从车上个下来,随后是周佩。他们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在铁天鹰、成舟海的跟随下,朝院子里头走去。
  
  整个规模是三楼楼房的文翰苑内,大火烧尽了一栋房子,主楼也被焚烧大半。由于水龙车大规模抵达,此时空气中全是木头燃烧一半留下来的难闻气息,间中还有血腥的味道隐约弥漫。由于每日里要与左文怀等人商量事情,住得不算远的李频早已到了,此时迎接出来,与君武、周佩行了礼。
  
  “左卿家他们,伤亡如何?”君武首先问道。
  
  “陛下,长公主,请跟我来。”
  
  李频说着,将他们领着向尚显完好的第三栋楼走去,途中便看到一些年轻人的身影了,有几个人似乎还在主楼已经烧毁了的房间里活动,不知道在干什么。
  
  “左文怀、肖景怡,都没事吧?”君武压住好奇心没有跑到焦黑的楼房里查看,途中如此问道。李频点了点头,低声道:“无事,厮杀很激烈,但左、肖二人这边皆有准备,有几人负伤,但所幸未出大事,无一人身亡,只是有重伤的两位,暂时还很难说。”
  
  听到这样的回答,君武松了一口气,再看看烧毁了的一栋半楼房,方才朝一旁道:“他们在那里头干什么?”
  
  “厮杀当中,有几名匪人冲入楼中房间,想要负隅顽抗,这边的几位围住房间劝降,但他们抵抗过于激烈,于是……扔了几颗西南来的炸弹进去,那里头现在尸首残破,他们……进去想要找些线索。不过场面太过惨烈,陛下不宜过去看。”
  
  “不看。”君武望着那边成废墟的房间,眉头舒展,他低声回答了一句,随后道,“真国士也。”
  
  用炸弹把人炸成碎片显然不是国士的判断标准,不过看皇帝对这种暴戾气氛一副欢欣鼓舞的模样,当然也无人对此作出质疑。毕竟皇帝自登基后一路过来,都是被追赶、坎坷厮杀的艰难旅途,这种遭到匪人刺杀而后将人引过来围在房子里炸成碎片的戏码,实在是太对他的胃口了。
  
  ——好人就该是这样才对嘛!
  
  “从西南运来的那些书本资料,可有受损?”到得此时,他才看着这一片火焰燃烧的痕迹问起这点。
  
  “自抵达福州之后,我们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这些书籍、资料整理抄写备份,今日即便出事,资料也不会受损。哦,陛下此时所见的火场,后来是我们故意让它烧起来的……”
  
  “为何?”
  
  “陛下要做事,先吃点亏,是个借口,用与不用,毕竟只是这两栋房子。另外,铁大人一过来,便严密封锁了内围,院子里更被封得严严实实的,我们对外是说,今夜损失惨重,死了不少人,因此外头的情况有些慌乱……”
  
  “做得好。”
  
  君武不由得称赞一句。
  
  一行人此时已抵达那完好木楼的前方,这一路走来,君武也观察到了一些情况。院子外围以及内围的一些布防虽然由禁卫负责,但一处处厮杀地点的清理与勘察很显然是由这支华夏军队伍管控着。
  
  这一点并不寻常,理论上来说铁天鹰必然是要负责这第一手信息的,之所以被排除在外,双方必然产生过一些分歧甚至冲突。但面对着刚刚进行完一轮杀戮的左文怀等人,铁天鹰终究还是没有强来。
  
  这里头显现出来的,是这支西南而来的四十余人队伍真正的强势,与过去那段时间里左文怀所表现出来的恭敬甚至腼腆大不一样。于掌权者而言,这里头当然存在着不好的信号,但对一直以来疑惑与幻想着西南强大战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君武来说,却因此想通了不少的东西。
  
  没错,若非有这样的态度,老师又岂能在西南堂堂正正的击垮比女真东路军更难缠的宗翰与希尹。
  
  作为三十出头,年轻气盛的皇帝,他在失败与死亡的阴影下挣扎了许多的时间,也曾无数的幻想过在西南的华夏军阵营里,应该是怎样铁血的一种氛围。华夏军终于击败宗翰希尹时,他念及长久以来的失败,武朝的子民被屠杀,心中只有愧疚,甚至直接说过“大丈夫当如是”之类的话。
  
  左文怀是左家安插到西南培养的人才,来到福州后,殿前奏对虽然坦率,但看起来也过于腼腆和文气,与君武想象中的华夏军,仍旧有些出入,他一度还为此感到过遗憾:或许是西南那边考虑到福州学究太多,因此派了些圆滑世故的文职军人过来,当然,有得用是好事,他自然也不会为此抱怨。
  
  到得这一刻,图穷匕见的一面,展露在他的面前了。
  
  就是要这样才行嘛!
  
  走到那两层楼的前方,附近自西南来的华夏军年轻人向他行礼,他伸出双手将对方沾了血迹的身体扶起来,询问了左文怀的所在,得知左文怀正在查看匪人尸体、想要叫他出来是,君武摆了摆手:“无妨,一道看看,都是些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